English網站地圖網站歷史 設為首頁 收藏本站
當前位置:首頁 > 文化  > 文學  > 雜談  > 正文

鄭玠民:西山煤電集團新一輪改革紀實

——寫在改革開放40周年之際

發布時間:2018/12/19 16:38:13    來源:人民網    文:鄭玠民    圖:佚名    瀏覽次數:

  改革是對舊有生產關系、上層建筑作局部或根本性的調整,是社會發展的強大動力。中國經濟的崛起與改革密不可分。改革開放40年,中國已經發展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、第一大工業國、第一大貨物貿易國、第一大外匯儲備國,經濟社會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。“一夜春風來,萬樹梨花開”,這生機勃勃的背后,是改革帶來的無限動力。

  西山集團的發展是中國改革開放的一個縮影。自1978年以來,從建設古交新區,躋身全國千萬噸大局行列,到改制為西山煤電(集團)有限責任公司,實現工廠制向公司制的過渡,再到如今“打造全球最具影響力焦煤企業”,每一次跨越突破都是重大改革的結果,深化改革已與西山集團的發展休戚相關。然而西山集團的發展并不是一帆風順,作為資源型企業,受經濟周期性波動與市場局限性的影響,西山集團經歷了發展高峰期,也經歷了運行底谷期,特別是2012年的全球危機所引發的一系列連鎖反應,再次將西山集團推向了風口浪尖……

“云橫秦嶺、雪擁藍關”

  2012年的冬天似乎較往年更為寒冷,煤炭市場的表現卻比寒冬更冷。受金融危機影響,世界經濟持續低迷導致國家宏觀經濟放緩,主要耗煤行業用煤量增速放緩,市場需求回落,新能源及進口煤大幅度壓縮和擠占煤炭市場,而與此同時煤炭產能卻快速擴張,在市場機制作用下,供給大于需求導致價格快速下跌。2012年下半年,市場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急轉直下,讓人猝不及防,此后煤炭價格一直在低谷徘徊,全國90%以上的煤炭企業陷入虧損。煤炭企業在經歷了“黃金十年”的高速發展之后,遭遇十年之“癢”。

  從西山集團內部來看,“黃金十年”也掩蓋了企業發展的諸多頑疾。西山集團既有“一煤獨大”,產業結構失衡,資源配置分散,體制機制與市場經濟發展脫節等省屬企業的通病,又有人員總量偏多和結構性短缺,歷史遺留問題眾多等“特殊病例”,在危機之下,矛盾集中爆發,問題綜合凸顯,如同秦嶺大山橫亙在前,漫天積雪阻隔出路,集團整體成本倒掛,工資一降再降、一拖再拖,企業在生死邊緣徘徊,職工在溫飽線上掙扎……

  如何破冰前行、突出重圍成為西山集團面臨的一道沉重課題。

“拔得倚天劍、跨海斬長鯨”

  經過初期恐慌,沉靜下來反思,企業要生存發展,絕不能靠“天”吃飯,坐等經濟企穩回升,必須主動亮劍,積極尋求化解危機的有效方法,而最有效的方法已被西山集團的發展歷史無數次所證明,那就是深化改革。時值2015年,國家在宏觀調控方面開始精準發力,國企改革“1+N”等政策陸續出臺,對國有資本布局實施戰略性調整。2017年,山西省政府發布“1+3”國企改革路線圖,把國企改革作為決定山西轉型前途的關鍵一招,一時間改革風云激蕩、波濤涌動。與此同時,經歷危機的陣痛,全體干部職工也深刻認識到改革勢在必行,改則破繭化蝶、涅槃重生,不改則企業敗亡。至此,天時、地利、人和俱備,西山集團出臺《關于全面深化改革的總體方案》,改革這把“倚天長劍”再次橫空出世,跨海斬鯨、劈波斬浪,護衛西山集團這艘巨輪沿著高質量發展的航線提速前進。

  西山集團的改革立足實際,堅持問題導向。

  為增強企業發展動力,西山集團確立“1+3+N”的產業發展格局,打造轉型發展“升級版”。一方面積極“做優做強”煤炭主業。積極推進優質稀缺焦煤資源的兼并重組,不斷提升企業的行業話語權和市場影響力;積極淘汰落后產能,補齊發展短板。先進產能占比達到了68.07%。另一方面堅持完善古交電廠三期、武鄉電廠二期等循環經濟接環補連重點項目,提升焦化、電力等輔業發展能力,放大產業協同優勢,實現倍增效應。另外,依托現有優勢,大力推進太原西山國家礦山公園、粉煤灰煤矸石固廢利用等新項目開發,培育企業發展新動能。產業結構的優化,帶來的是生產要素的合理配置,其結果是產業價值鏈的全面提升。

  為優化體制機制,西山集團把契約化管理作為改革的“牛鼻子”,轉變經營機制,創新管理模式,逐步破解“三項制度改革”難題。主要是下放管理權限,擴大基層經營自主權,并通過層層簽訂契約,逐級傳導壓力,調動干部職工積極性。同時,完善配套考核機制,突出安全、利潤、凈資產收益率、效率、噸煤成本等關鍵指標權重,發揮考核指揮棒的作用,引導基層單位向集約化、高質量方向發展。統計數據顯示,2017年,試點單位共撤銷106個科級機構,減少141名科級干部。五麟公司、煤氣化公司結束了連年虧損的局面,一舉實現扭虧為盈。

  為解決人員總量偏多和結構性短缺的矛盾,西山集團本著企業利益與職工利益相統一的原則,在采取整頓勞動紀律、停薪留職、內部退養等措施的同時,堅持“先挖渠、再放水”,加大組織化對外創收、轉崗分流,比如:承包莫桑比克石料廠業務,赴杭州、天津洽談人力資源輸出……,大量富余職工奔赴新的崗位,不再在“煤”這個鍋里攪馬勺。此外,企業內部也建立了人力資源蓄水池,人員集中統一使用,合理調劑,“把合適的人安排在合適的崗位”,實現能力、崗位、收入相匹配。2017年,西山集團轉崗分流7609人。

  為進一步減輕企業負擔,西山集團以“刮骨療毒”的氣魄和強烈的責任擔當推進辦社會職能分離、全民所有制企業改革、廠辦大集體企業改革、處僵治困改革等系列任務攻堅,改革針針見血、刀刀見肉,直指舊有利益藩籬。在此過程中,西山集團也付出了高昂的“代價”,大量職工需要安置、一批虧損企業要徹底關停,僅“三供一業”分離移交一項就需企業籌措費用15億元。然而,每一名干部職工心里都清楚,這筆賬劃算,補齊欠賬才能輕裝上陣,壯士斷腕才能死中求活,因此,再苦再難也要咬緊牙關、應難而上。

  為有效發揮上市公司作用,西山集團開始穩步實施“資產證券化”。與許多國有企業一樣,在上一輪改革中,西山集團用部分優質資產成立了上市公司西山煤電股份公司,但大量資產仍然滯留在集團公司內部,導致上市公司在資本融通、資源配置、業務整合等方面的作用未能有效發揮。當前,市場經濟愈發繁榮,企業競爭日益激烈,簡單的擴大再生產已不再是有效的競爭手段,而通過資本運營,企業資產規模可能實現幾何式膨脹,而且企業在資金籌措、業務重組等方面也將更加有效靈活,因此,“資產證券化”更顯重要和迫切。作為老國有企業,西山集團在“資產證券化”的道路上還面臨著重重困難,眾多歷史遺留問題亟待解決,但集腋成裘、聚沙成塔,一步一個腳印,則未來可期。

  西山集團的改革也是系統全面的,“騰籠換鳥”“創新驅動”“互聯網+”等一系列新的改革措施和方法也逐步落地見效、生根發芽。立體式、多層面的改革正梯次開展、縱深遞進。

“蕭瑟秋風今又是,換了人間”

  2018年,山西省國企國資改革進入施工高峰,西山集團的改革也步入深水區,雖然改革取得明顯階段性成效,但制約企業發展的一些頑疾尚未根除。省委書記駱惠寧在全省國有企業深化改革轉型推進會上指出“當期,國企改革發展的時代背景已發生了深刻變化,正處于新一輪大發展大變革大調整的時代”,企業無法再“摸著石頭過河”,更加科學的頂層設計、激勵相容的改革措施、清晰明確的實現路徑缺一不可。因此,西山集團審時度勢,進一步完善總體布局和頂層設計,提出了《2018年深化改革行動方案》,在更大范圍、更大力度謀劃和推進改革。

  目前,西山集團的改革仍然“蹄疾而步穩”、如火如荼,但企業經營情況已發生根本性好轉。2017年,生產原煤3950.1萬噸,同比增加126.4萬噸;完成銷售收入600億元,實現利潤8000萬元,資產總額達到1010億元。2018年上半年,企業完成營業收入311億元,實現利潤5.4億元……;改革紅利也最大限度惠及職工群眾。“三河三路”配套項目建設、虎峪河、九院沙河西延改造等一批民生項目全面推進……,職工滿意度不斷提升。改革帶來的經濟效益、社會效應逐漸凸顯。

  而今,又到初秋,寒冬不遠,但風咋起,西山一夜“換了人間”。站在新的起點,回望過去,唯有改革不止,奮斗不息。西山集團將繼續唱響改革這首“交響曲”,既是寄托對美好未來的期望,也是為改革開放40周年獻上的最難忘的紀念。

相關閱讀  »
园柱体体积公式'