English網站地圖網站歷史 設為首頁 收藏本站
當前位置:首頁 > 文化  > 文學  > 散文  > 正文

王歡:山城記憶

發布時間:2018/12/19 16:45:51    來源:西山煤電網    文:王歡    圖:佚名    瀏覽次數:

  一座城,一份情緣,割舍不斷。

  幾輩人,一段記憶,難以忘懷。

  喜歡一個城市大抵和愛上一個人類似,起初可能沒有特別的感覺,但慢慢走來發現已深入心底,成為生命中的一部分。山城古交便是這樣。開始時我并不喜歡它,但20多年來習慣了它,也逐漸離不開了它。

——題記

黑色記憶

  第一次到古交覺得好黑好黑,到處都是和煤一樣的顏色;好遠好遠,坐了好長時間的火車,鉆了數也沒數清的山洞,坐到不耐煩了,車卻還是沒到站。當綠皮車慢慢悠悠駛進古交站臺那刻,沿途中全是破破爛爛的黑木門,小木板搭建的臨時橋,還有那些黑黑的油氈。“不是說是大城市嗎?這怎么還不如農村了,怎么這么黑?竟然還有這么多人住?我的父母住的也是這樣的?”這么多的問題一遍遍在我腦中閃現時,我給不出答案,只能靜觀其變。背著行李踏著厚厚的煤面子,沿著狹窄的山路一直向上,大概快到山頂的時候才到了家。水缸是廢棄的大油漆桶,缸蓋是一塊切割的黑皮子,水上漂著一層油,連水都覺得有煤味,柜子都是黑色笨重的鐵柜子,滿山全是枯死的灌木植物,對面卻是黃黃的河灘,最要命的是整晚轟隆隆的洗煤廠機器運轉的聲音。那種從心底發出的絕望,讓我真想背著行李往回返,但我無處可走,老家的房子賣了,家里沒人,我只能依靠父母。于是在每晚看不到星星時,我便一遍遍想老家,記憶也在一次次褪色。每天騎自行車近45分鐘才能到學校,那時候看見同學住的單身樓都羨慕不已。校服一周拿刷子刷三次都有蹭不下的黑印子,就連洗澡都要趟著煤粉去踩著煤面回,就這樣還得排隊,還要搶門票。每次望著漫山灰色的炊煙、黑色的簡易房,我都告訴自己這個城只是比村多了幾盞路燈,還有徹夜的機器運轉聲,曾經那個掛歷上流光溢彩的城也許只是圖片而已。那個時候我想什么時候才能擺脫這樣的煤味,是不是這輩子都以山為家。我這樣想了三年,而父母等了17年。他們把青春奉獻給了煤田,血都流淌進了煤海,根都扎到了煤層里。于是,在那些年里,我和父母一樣期待著古交的發展,暢想著礦區美好的明天。

金色印記

  2000年被喊了好久的國家住房改革春風終于吹到了我身邊,古交城市規劃有了新動作,沿河建造的樓房拔地而起,同時河道也有了新變化。于是那年我們終于搬離了邊山坡,住進了集資房。有了電話,添了沙發,換了新環境。自此父母告別了近20年的山坡簡陋小屋,再也不用擔心坡上滾下的石頭砸爛房頂,再也不用偷偷地去煤堆撿拾落煤,而父親也不用再爬坡挑水,而我已經去了離家好遠的地方。只是在那趟綠皮車依然進站的時候會看到汾河邊閃爍的霓虹燈,它是山城變化的一個縮影,也是我們這些游子歸途中溫暖的燈光。因為看見那條燈帶就知道回了古交。在那個聚聚散散的歲月里,我用交通工具丈量著我與山城的距離,從爆擠的小巴,到中巴到豪華大巴,從惱人的火車到太古高速,都是那段守望與企盼日子里的等待。我記得當年因為交通不便寫過一篇《通往古交的路》,那個時候有多少忘不了的不方便和數不清的傻傻等待,就有多渴盼太古高速的通車。再后來我開車用自己的方式來縮短著我與山城的距離。

  高速的開通,無疑給山城插上了翅膀,更便利的接受龍城經濟、信息、文化等全方位的輻射。汾河的治理,更是給山城添了一條綠絲帶,藍天白云碧水青山,大美山城無愧森林城市。

藍色未來

  時代不斷變遷,社會日新月異,山城古交也不可能一成不變。于是我看到了火山新城、御景華府、北苑小區等一個個新城項目耀人眼球;麗景花苑、優景美郡、鳳凰苑等一座座新樓拔地而起,新增的20余萬平方米的住房面積,讓百姓住樓房不再是當年奢侈的夢想。采煤沉陷區綜合治理安置工程,更是讓2925戶沉陷區居民受益。“兩鄉三鎮”總體規劃、城鄉清潔工程、小區環境整治、河道美化亮化、“數字古交”項目……一樁樁好事實事振奮人心,一件件喜事樂事暖人心田。改變的腳步從未停息,改革也不會止于當前,藍圖已繪,未來可期。

  曾經那么想逃離這個山城,后來卻發現逃離不了,一個不是家鄉卻勝似家鄉的地方,牽絆著我的心,讓我將自己人生的軌跡都留在了這里,前半生無你,余生皆是你,惟愿山城變美城,定不負眾人心……

相關閱讀  »
园柱体体积公式'